像怀特那样写你的城市笔记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颗树》一书,值得推荐的原因有两个:一、它的作者是E.B.怀特,二、它的翻译者是孙仲旭。前者是《纽约客》名满天下的老牌撰稿人,也被人称为随笔大师,随笔集《这就是纽约》就是这个家伙的得意之作,此外,还有童话《夏洛的网》。后者是国内翻译界的后起之秀,以翻译《小人物日记》、《门萨的娼妓》和《麦田里的守望者》等作品声名鹊起,译笔之传神,遣词之练达,颇有大家风采。

城市是近代文明的产物,是人类智慧的伟大见证。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兰州是地处西北的城市,这里有着独特的风光和淳朴的民风,怎么样去捕捉它的特点呢?
其实按照之前的景物描写的方法,我们知道写景先选景,接着去抓颜色、声音和形状,那城市的景我们该选取哪些,从哪个视角下手会更具特色呢?
一、建议抓“灯”
我们都知道城市和乡村最大的区别就是城市灯火通明,灯红酒绿。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去观察一下当夜幕降临之后的兰州呢?在灯光的照耀之下,会有哪些景或者物与白天相比别有一番风情呢?观察顺序可以由远及近,也可以移步换景。接下来可以选灯光照耀下的景
例如:
1.霓虹灯本身
颜色 千变万化 红 绿 黄 紫……
形状 像灯海 花纹……
2.灯光照耀下的公路 像……
3.灯光照耀下的黄河铁桥 像……
4.灯光照耀下的黄河 像……
5.灯光照耀下的广场……像……
你还可以添加其他灯光照耀下的具有兰州特色的景物。可以仿照下面的片段去添加灯光下。
等到天空完全暗下来,霓虹灯也亮了起来。这下,上海仿佛穿上了穿上了一件闪亮的新衣服;一盏盏霓虹灯千变万化,一会红,一会绿,一会半紫半黄,真是五光十色;还有那变幻无穷的形状,又像彩虹,又像鲜花,这是那衣服上美丽的花纹。一条条公路,一片金光,像是一条条彩带。高楼顶上的灯光好像是闪闪烁烁的宝石,装饰着衣服。
二、建议抓声音
当你身处异乡,你会回想哪些具有兰州特色的声音呢,他们都可以成为兰州名片。
比如兰州水车哗啦啦转动的声音;五泉山钟声敲响的声音;冬果梨的叫卖声,这些都可以成为我们写作的素材。你还可以再思考一下还有其他声音么?
可以仿照下面的一个片段去写下兰州的声音。
在这古老的地坛中,春天是祭祀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柳叶子哗啦哗啦地对蝉歌的取笑,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

怀特先生在书中大胆断言:“无论是谁,下笔时所写的都是自己,不管是否自知。”这句话可以成为我们进入怀特世界的一把钥匙。要知道,这本专栏集诞生的时代离现在有半个世纪,今天还能读得下去,这几乎就是奇迹。坊间有句玩笑话:真正的作家是绝不会给报纸写稿的,因为报纸多半近视,难逃速朽。怀特先生可不在乎这一点,谁让他靠的就是报纸专栏混饭吃呢!不过,同样是混饭吃,怀特先生显然要有分寸和高明得多,至少在编选这部书时,他挑选的是“那些并不太依赖于即事即景,或者启发其创作之异象的篇目”,看来怀特先生很清楚,应景之作早晚得风吹云散,生命长久的唯有关注恒久人性的文字。

只有大师级别的怀特方有如此的胆量,敢把小说、散文、书评还有诗歌一股脑儿地堆在一起出书,因为读者买账,哪怕是在五十年后的今天,依然如此。《从街角数起的第二颗树》一书依然完美地表现了怀特写作的特点:题材内容的针砭风格,文字的幽默风趣。作者习惯性地拿美国社会开涮,不动声色地加以嘲笑。书中怀特列举了美国社会中好些让他憋屈的事情,诸如他的一大箩筐的各种社会编号,税款编号,地产编号,保险编号等等,总之,一个人就是由种种编号组成的。再比如,怀特先生的狗在别的地方上了狗证,可此地的管理人员一直喋喋不休地告诫他需要重新办理手续,不然就要如何如何!怀特尽量把身姿放低,几乎低到尘埃里,社会不合理的、可笑的、荒唐的事情总难以逃脱他的眼睛,从这一点来说,怀特几乎就是随笔界的马克?吐温,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找这个社会的茬,又总是善于用滑稽风趣地笔法表现出来,令人心领神会。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澳门新莆京娱乐场「欢迎您」发布于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像怀特那样写你的城市笔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