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东]保靖:在腹心深处播撒阳光

聆听习总书记十九大报告的时候,许多词深深地叫醒了我,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总书记对艺术创作的希望,为人类美好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本网讯 4月28日,在保靖县岳阳小学心理辅导室内,一群孩子围着一面沙盘,用动物、植物等不同造型的沙具装点,摆出一幅立体画面。他们一边摆,一边给老师介绍自己想法,老师则一边倾听一边记录。阳光透过窗棂,在室内洒下几许光亮,投递出一片温暖。

中国智慧里,我体悟最深的就是宁与静。自古以来,所有艺术生命无不遵行与固守这两个字。我曾在日记里写过一句话,我宁静,世界则安详。

这位女教师叫尚云,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岳阳小学兼职心理健康辅导教师。三年来,她在这里用爱在童心深处播撒阳光。

我庆幸写作不久就坚定地选择了儿童文学。中国儿童文学是一支不断精深勇往直前的队伍,这些年我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学习,一路在前辈们的鞭策、同伴们的鼓励中摸索向前。随着写作最初十年喷发期结束,写作将我带到了越来越孤独、越来越艰难的境地。

面向阳光生长

这个时期出现了中国儿童文学的黄金十年,作品出版、获奖易如反掌、热闹非凡。然而儿童文学真的繁荣了吗?至少读之不忘的好作品真的不多,许多叫好、卖座、获奖的杰作,读之惊艳,但是不足月余忘之精光。而留在心上的依然是像任大星、林海音、孙幼军等前辈们的文字。至少我觉得我自己创作的黄金时代还远远没有到来,我没写过一个自己满意的作品,我一直在苦苦寻觅自己的写作之路。

2014年,尚云初次接触心理健康教育,作为保靖县第一批心理健康辅导教师之一,她在吉首市参加了心理健康辅导培训。

二十年来,我的写作始终与儿童文学热潮保持距离。我所表现的生活要不边缘要不崎岖。记得我写流浪儿犯罪的《碎锦》获得江苏报告文学奖时,评委就问,她写的是不是真的?我们这样的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孩子。

培训中,尚云第一次领略了心理辅导的神奇。记得那是一堂心理绘画课,老师让每位学员各画一幅画上交,由老师进行点评分析。当讲到尚云的作品时,老师说,绘画的主人最近很焦虑。尚云特别震惊,那段时间,尚云刚任学校党支部书记,工作压力陡增;婆婆刚刚做完心脏手术,需要人照料;处在青春期的女儿,与自己意见有了分歧······

我很痛心,我写的当然是真的,正因为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我尤其要写。那些被人群忘却的野草样的生命,他们不仅存在,而且数量很大,援助和拯救他们需要全社会付出异常艰辛、漫长的努力。

老师说,绘画是画者心理的投射。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会遭遇困扰和不幸,但是,一个人只要面对阳光而立,就不会陷身阴影里。心理辅导,就是要引导每颗心灵积极面向阳光。

2011年春节,我应上海《少年文艺》之约写《小乞丐》,满城欢庆,我却沉浸在小乞丐的痛苦和忧伤里。我在后记里写到:写这段文字的那些黑夜,窗外一直有只狗在凄厉地哀嚎。我从未听过那样悲怆的声音。它的哭泣让我想起那些皮鞭下没有自由、尊严和安宁的小乞丐。我想它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否则我无法完成这个作品。

尚云顿时豁然开朗。作为一名即将上岗的心理健康辅导教师,首先,自己应该面向阳光生长,才引导别人面向阳光。此后,尚云每天都坚持画曼陀罗画,调节自己的情绪。

2012年我写《一尘不染》,因为无意中听朋友说起一件怪事,刚进城的大学生因为受不了诬陷跳楼自杀证明清白。这件全城热议的事很快就平息了,人们又在热议另外更离谱的新闻,可是整整三个月,我在纸上艰难寻找那个跳楼的男孩。我想让他回来,我要告诉他不要把自己当珍珠,应该有当泥土的心,纵使被人踩来踩去,只要苦苦坚持,终究能被踩成一条道路。

培训结束后,尚云探索的脚步并未止步,她自费在网校报了名,参加了心理社团,还把最好的两个朋友拉进来一起学习。

2013年我写《小证人》,日记里这样写到:每个早晨走进空荡荡的屋子,独自烧水泡茶开灯准备写作,心里无比地孤寂与酸涩,那种滋味如同临死,总要等打开电脑写两行文字才能渐渐平息。我是那么脆弱,那么害怕孤独,以至于我每天都要用最大的力气把世界关在门外。门外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新书出版、加印、获奖、海外版权、校园签售等等的热潮,我把这一切视为猛虎,我只想扑进一个人的死寂,因为我知道我的欢乐不在宴乐、欢歌和热闹中,我的欢乐在艰苦的劳动和对抗寂寞的战斗中。

学习为她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原来调节治愈一个人的心理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绘画治疗法、沙盘治疗法、认知治疗法,团辅治疗法······

这些比较严肃和沉重的作品是在我完成了《茉莉天使的成长圣经》之后写的,其实甜蜜温馨的文字我也能写,小读者非常喜欢我的小茉莉,我完全可以趁热打铁写下去。但是我总是觉得还有更艰难的孩子,他们在角落里,在逆境里,他们看不见光,他们不知道路。何况中国儿童文学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他们更擅长锦上添花,他们会给孩子们带去欢声笑语,而我只想继续寻找那些蜷缩在黑漆中挣扎的童心。

在一次次学习实践中,尚云的世界也变了。工作理顺了,和女儿关系更亲密了,家庭更和谐了,尚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2015年5月,尚云通过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考试,成为一名正式的心理咨询师。

我的生命经验告诉我,成长就是一条很黑很黑特别需要光的充满危机与挑战的泥泞之路。我想我首先得忠于自己。假如每个作家都努力忠于自我地创作,那么儿童文学必然百花齐放,大地上每个孩子都会各取所需地获得滋养、抚慰、力量和光芒。

2015年9月,湖南省公益项目“知心屋”落户保靖岳阳小学,尚云如愿成了知心屋兼职心理咨询师。

这些年,留在我记忆中最深的一句话,是中少社社长李学谦先生在我们获得“《儿童文学》首届十大金作家奖”的时候,说,“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要去思索,在这个伟大的变革的时代,我们的孩子所付出的代价。”

知心屋里的悄悄话

我是警营记者,这个身份带着我一次次走进生活的深处,我看见了各种各样极端的生命,或者崇高,或者罪恶。其中最让我难忘和我最不想面对的就是战友们的因公牺牲。

有趣的沙盘、舒适的沙发、溢满书香的书架、充满生机的绿植,将知心屋装点的温馨而雅致。

8年前,我在英模的葬礼上遇见了白衣素缟的十岁小男孩果果,当时我忍不住抱了他,他就像我平常遇见的任何一个十岁的孩子一样,在我怀里毛茸茸的,很柔软很天真很友善甚至喜乐地喊了我一声“阿姨好!”,他的笑容像一把刀插在我心上。走出殡仪馆,他蹦蹦跳跳地问妈妈,我爸爸什么时候回家啊?一年后他代表爸爸来省城领奖,我再次抱他,他在我怀里局促、僵硬,他笑不出来,他的目光是黑的。

这是尚云工作的地方,更是尚云实现理想的地方。

前后两个完全不同的拥抱和微笑,让我知道这个孩子在这一年里所经历的痛苦。他的父亲为了人类和平事业献出生命,而他跟着被失去了无忧无虑的童年,他的失去是他为我们、为全人类做出的贡献、付出的代价。

尚云首先关注的是那些“特别”的孩子。在这里,尚云一次又一次陪他们谈心,解开他们心里的疙瘩。

我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个代价告诉整个世界。其实每一位英雄倒下,他们的亲人都会跟着一起牺牲一次,我们这些受恩者对他们其实是有着义不容辞的使命的。

三年级的彭彭是一名留守儿童,从小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敏感而胆小,在课堂上从不发言、从不动笔,课后独来独往,背地里,同学们叫她“木头人”。当她怯怯地走进知心屋,尚云拉着她的手,亲切地叫她“宝贝”,给她梳头,和她一起画画、摆沙盘、玩游戏······几次下来,彭彭慢慢与尚云有了交流,开始和同学交往了。班主任反映,彭彭竟然拿起笔,开始歪歪扭扭写作业了。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澳门新莆京娱乐场「欢迎您」发布于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赣东]保靖:在腹心深处播撒阳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