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又绿

图片 1

图片 2

导读:

春风又绿

故事的背景是1978年高考前夕,当时动乱结束,但社会思想还很保守。新疆农垦农场的民办教师李冬作为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的一员,过着相对安稳的生活,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上过大学的同事、下放的老知识分子都力劝他考大学,他却置若罔闻。然而,青春躁动、内心压抑的他却被爱情,或者说是性改变了命运。女朋友宗秀娥用各种手段引导甚至诱惑李冬走进高考考场,他终于金榜题名,人生轨迹随之发生大转折。时值恢复高考四十周年,读到这样题材的小说格外令人感慨。

窗外的风吹过

二十一岁那年,也就是1978年年初,正在戈壁滩上的农田里干活的李冬,怎么也没有想到能走进学校,当上老师。教初一语文,还是班主任。

才划开我内心的忧伤

这以前,李冬是农工。全称是农业工人。学历是高中。说是高中,也只是个名声。真正学到的东西,少得可怜,和十年前的高中生没法比。

你就如那微风

这不能怪李冬。不是李冬不爱学习,不爱读书。是他命不好,赶上了动乱。1966年,李冬上小学二年级,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李冬的书包,再没有鼓起来过。有好几年,没有课本,学工学农学军,就是不学知识。进入70年代后,有课本了,也不是每门课都有。历史课、地理课,一直到高中毕业,李冬一堂也没有上过。

是过客
是不经意间上天送给我的
一瞬间的宝
将郁积着内心的伤愁吹散
让我不在在痛苦中煎熬
在沉默中才能爆发
你只是一阵风
我无法留住你春风般的脚步
她虽温暖
却一瞬即逝
她虽短暂
可曾给我心灵深处无尽的温暖
当天空飘落最后一片雪时
你已到来
而当强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的时候
你又像急急的麦苗
有了收获
把满满的花香、酒香,连着那五谷的芬芳
收藏收藏
我们都是这生命间的过客
可曾为你流泪心伤
在深埋着沉睡的夜里
化作一滴雨滴
轻轻划过你的脸颊
在过客的心之峡谷里
你已驻进了痴情人的心里
啊,温暖的春风!
如簌簌的落叶
将我清扫
在片片夺目的心伤中
我早已看不到这瞬间会有什么变化
可我知道
那一刻   瞬间已变成永恒
你已早早驻藏在过客的心中
啊,那野性的春风!
我为你痴迷的年代已降临
仿佛顽皮的孩子
逗着笑
笑着乐
乐此不疲
在梦的遐想里

1976年,李冬十九岁。这一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政策继续实行。于是从农场场部中学毕业的李冬,就和一群同年纪的学生娃娃,来到了偏远的开荒连劳动。一年后,也就是1977年,恢复高考。怎么考,谁都不知道,都想试一试。这以前,是推荐上大学,没有几个能轮上。这一次不一样,不用推荐了,凭分数,谁分数高谁就可以去上大学。没有不想上大学的,都跑去考。李冬也去了。没有经过任何复习,说说笑笑像玩一样,直接从农田走进了考场。考的都是些什么题,考过后,李冬大都不记得了。但有一道题,李冬从来没有忘记过。考题很简单,问太阳是一颗什么星。李冬心想这个答案还用想吗,那个火球火盆火炉一样的太阳,经常把人烤得往屋子里钻,往树下面躲,往河渠里跳。李冬提起笔没有一点迟疑地写下了自以为正确的答案:火星。

记住了你的风味
那种熟悉感被驻藏
驻藏在每个过客心中
会有谁说破
那是人人都放不下的心伤
就如汹涌的大海
而匆匆又是东流的时刻
啊,春风!
曾浮起在我的秀发
曾亲吻过我红红的脸蛋
而这份心动
只有在深夜里翻腾着激浪!
雪已融化
春风正迈着温柔的脚步
我注望着窗外
想象
那树木已发芽
花儿已开花
蝴蝶在翩翩起舞
蜜蜂在勤劳地劳作、、、
啊!
那春风
在梦里
何时将我的心田吹的春色满园
啊!
那春风
是久违的姑娘
羞羞答答的
是我喜欢的那般模样。

这一年高考的分数没有公布。李冬不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分。但他知道那天和他一起走进同一个考场的人,没有一个考过了分数线。也就是说,在下野地,在一个农场,这一年,连同前三届和当年应届的,一共有近二百个考生,没有一个榜上有名。

图片 3

说实话,废除了十年的高考制度,一夜之间,突然恢复,究竟意味着什么,许多人是不太明白的,包括李冬在内。

下野地天很高,地很大。可下野地的人,没啥野心,或者说没啥远大理想。男女老少加起来,两万人不到,来自五湖四海,说着各种方言。出生经历不同,脾气性格多样。可不管去开会,还是去干活,都听话得很,老实得像羊一样。让什么时间走,往什么方向走,从来不会说半个不字。

不是下野地的人没出息,只是因为他们的人生,已经被安排,被确定,不需要他们自己再去想什么。早就有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日月一样悬在头顶,照亮道路。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不会迷失方向。

也就是说,李冬也一样,正青春,正是做梦的年纪,一样没有多想什么。从小就被教育,并且也真相信,做个农工很光荣,修理地球很伟大,饿不死,冻不坏,实在太幸福。尤其是想到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他们去解救呢,李冬怎么可能对高考落榜的事在乎呢。

从生下来,到长大成人,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三十公里外的奎屯,也就是师部。下野地有什么不好,李冬一点儿也没有看出来过。当然,也就从来没想过要离开。当然,能考上大学,去远处过另一种日子,李冬也不会拒绝。可李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连太阳是什么星都不知道,还想考上大学,完全是白日做梦。1977年的落榜,让李冬不再去想考大学的事了。

再好的事,如果离自己太远,就很难会去想它。恢复高考,不知燃起了多少中国青年的希望,沉浸在难以抑制的兴奋和激动中,但这里边肯定不包括李冬。

不把考大学当个事,喜欢下野地,愿意当个农工,不等于李冬就没有追求了。是人,不管是什么人,都会有追求。只是追求的东西不一样罢了。李冬发育正常,不可能例外。

干的是农活,和农民不一样。农民干活,是记工分。到年底,按工分分粮食,分钱。农场的人,干农活,不记工分,只要去干。干多干少,不会太计较。到了月底,会发钱,也叫工资。工资多少不一样,和级别,和工龄挂钩。老农工,当干部的,会多一些。多少差别不大,多的有七八十元,刚工作的,也有三十四块钱。第一个月,李冬领了钱,回家给了父母十块钱。父母高兴得笑起来。说李冬长大了,懂事了,可以养家糊口了。

李冬的父母,也是农工。不识什么字,不饿着,有衣穿,就知足了,不会对日子有抱怨。同样,对李冬也没有过高要求。只要李冬不是个懒汉,不是个二流子,不干坏事,他们就很满意了。

父亲对他满意,李冬不可能也对自己满意。就算是不想着去考大学了,也不能就想着这一辈子扛着坎土镘天天在地里干活吧。也就是说,这会儿的李冬其实也是有想法的。

这个想法,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是可以对谁都说的。不是钱的事,三十多块钱工资,实在不多。但没有人会觉得少,因为大家都一样,显不出谁比谁穷,谁比谁富。再说了,在农场,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花钱,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算有钱也没有啥用。也和吃的事无关。吃得确实不好,可吃的是大食堂,吃的是大锅饭。军事化管理和平均主义,的确会抑制个人的欲望。不是钱的事,和吃无关,李冬想的呀,就是不要天天在农田里干那么苦那么累的活。

他首先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陈平国。

陈平国和李冬在一个连队长大。两家住的房子在一排。从小学到中学,都是相互的影子。不管是小人书,还是厚厚的字书,都是你看完了我看。有时候干脆躺在沙土地上,两个人一块儿看。也就是说,李冬看过的书,没有比陈平国多过一页。

看过的书一样多,不等于别的方面也一样。不管是大考小考,李冬的分数总是比陈平国高。作文课上,李冬的作文经常会被语文老师拿起来读。陈平国的作文却老是不及格。

这么说,不是说李冬比陈平国优秀。陈平国力气大,是班里的劳动委员。他真的是劳动好。拾棉花,他是突击手,一天可以拾两百斤。每年秋天,农场的大喇叭里,都会传出陈平国的名字。李冬也想让自己的名字在下野地天空回荡一下,也拼了命,可同样一天干下来,他拾的棉花数量,只有陈平国的三分之一。

李冬连小组长都不是。高中最后一年,两个都写了入团申请书,结果讨论时,陈平国通过了。李冬的票数没有超过一半。给李冬提的意见是,不热爱劳动,有点偷懒耍滑。

这个意见,没有冤枉李冬。也就是说,在下野地干什么都行,李冬就是不想在大田里干活。这个想法不违法,可确实有点落后。

落后是落后,不等于这个想法是乱想,瞎想,不等于不可能实现。没有错,农场大部分人都在地里干活,可还有少部分人在干别的活。比如说,开拖拉机的,赶马车的,打铁做木匠的,在机关坐办公室的,在卫生院穿白大褂的,在文艺宣传队跳舞唱歌的,在学校站讲台的。如果说,农场也有阶层,那么这部分人,就属于上层。

虽然只是农场的上层,要想进入也不容易。不管啥时候,一个位子,都有好几个人在抢。每个位子,李冬都关注过。没有发现一个位子,自己比别人更有机会和理由得到。

实际上,农场的人,没有人不想成为这少部分人中的一个。但由于这些活儿,光凭力气还不行,还需要技术,需要文化,需要能力。所以,多数人只是想想,却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所以李冬的想法能不能实现,他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个农场,刚建起来时,全是大人。打仗打到新疆,把新疆解放了,上级不让走了,说新疆需要保卫,就全都留了下来。过了几年,大人们结了婚,成了家,才有了孩子。也叫农场二代。李冬是其中一个。二代生在和平年代,没有赶上战乱,有学上。只要想上,都能上到高中。稍稍不幸的是遭遇了动乱,该学的没有学到。但毕竟比起父辈来,肚子里算是多少有点墨水了。

父辈们,打完仗,干农活,没意见,怎么干都愿意。轮到李冬这一辈,就不一样了,就不想受那体力劳动的苦了,尤其是像李冬这样连共青团员都不是的落后分子,更是缺少与好逸恶劳意识做斗争的力量。

问陈平国,咱们咋办?陈平国说,啥咋办?李冬说,总不能这么干一辈子哟。陈平国说,当然不能。李冬说,你有什么好办法?陈平国说,当干部。

李冬看着陈平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想。确实,只要当了干部,就不用下地干活了。别说是大干部了,就是最小的干部,只要动动腿,动动嘴就行了。不但不干活,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过年过节,人民群众都抢着给干部送东西,请干部吃饭。

怎么样才能告别繁重的体力劳动,李冬什么都想到了,但还真的没有想到当干部。也难怪,连个共青团员都当不上,怎么可能会有当干部的机会呢?李冬摇摇头,对陈平国说,这我可不敢想。

正在这时,连长背着双手走过来。他是一个老八路,和鬼子打过仗。说他要不是因为一个字不识,早就当上团长师长了。看到老连长走到跟前,陈平国说,连长好。老连长说,你叫什么名字呀?陈平国说,我叫陈平国。老连长说,你们可以边说话边干活,不要耽误了生产。陈平国说,我知道了,老连长。

老连长走过去以后,陈平国说,有什么不敢想的。你看老连长多老了,他不能一直这样干呀,总是要离开岗位的,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来顶替他的。

李冬说,那也不一定会轮到你呀。

陈平国说,不一定,就说明有可能性。

李冬说,这么说,你已经想好了?

陈平国说,差不多吧。

李冬说,能不能透露一点,咋样才能当上干部?我也学一学。

两个人好,陈平国也很想拉着他一块儿当干部。陈平国说,首先得不怕苦,不怕累,让老连长他们认可。

李冬一听,马上就泄了气。 因为现在对他来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又苦又累了。

除了最不能忍受的又苦又累,还有一个难以忍受的事情,也搞得李冬很恼火。只是这个恼火,给谁都不能讲。连铁哥们儿陈平国也不能说。

这个事,别人会怎么样,李冬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知从哪一天开始,身体上的某一个器官,就变得极其不听话,像个魔鬼一样,任何一种情况下,都可能跑出来折磨他。

冬天还好一些,有棉裤捂着挡着,它似乎也怕冷,会老实些。到了夏天,情况变了。只穿一条薄裤子,它好像也嫌热,经常挺昂起来,把某处顶得像把小伞,摆出一种非要钻出来透透风的架势。搞得李冬不得不边走路,边把手伸进裤子口袋,隔着一层布,把它摁倒摁住,让它不得胡乱动弹。

光这样还不行,魔鬼作起乱来,不想办法把它镇压下去,真不知它会酿成什么大祸。那会儿,公共场所,经常会有布告贴出来。上边被判刑的人,几乎就是两类,一类是政治犯,一类是流氓犯。不奇怪,没有富人,都一样穷,抢劫和偷盗,没有对象,也就没有人干了。同样,贪污和受贿也极少。私有制消灭了,什么事都有国家管着,什么都是平均分配,吃大锅饭,钱多钱少一个样,大家也就没有兴趣去敛财了。

这种布告,李冬只要看见了,没有不上前去认真看的。而且主要是看对流氓犯的判决内容。每一次看,都是心乱跳,血倒流,紧张中还有些慌乱。因为,那个魔鬼这时总会跑出来捣乱,引诱着他,让他也想去干那犯罪的事。

好在,和魔鬼反复的斗争中,李冬找到了对付魔鬼的办法。完全没有人指点,更没有从书本中得到启示,顶多是那些成年男女农工们放肆的玩笑,会多少给李冬些点拨。自有一天夜里,实在忍受不住了,从还睡着别人的学生宿舍里跑了出来,到树林子里靠着一棵树,仰起头望着天上的一轮圆月,把那个魔鬼抓到手中,进行了反复的蹂躏,直到把它弄得落花流水,低下了高昂的头,才让他突然开了窍,找到了打败魔鬼的法宝。

不过,每一次用这种方法打跑了魔鬼,李冬随着满足感的消散,也会变得不安,一种羞耻感随之涌来淹没了他,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道德品行。可禁不住又想,如果不是找到了这个对付魔鬼的方法,也许自己的名字早就被魔鬼送到了那张盖着大红印章的布告上。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么一想,李冬的自责就会少一些了。

不止一次,李冬都这样想,那些被判了刑的流氓犯们肯定不知道如何对待那个魔鬼,要是知道了,他们绝不会被那个魔鬼送进劳改队的。

实际上,一个发育正常的男人没有不流氓的。李冬也一样,农场的厕所一个比一个破烂,只要发现与女厕所的隔墙有裂缝和洞孔,就算是想到了被抓住的后果,也会忍不住凑过去偷看。就算是什么都没有看到,李冬也会兴奋得小脸通红。

不过,李冬怕苦怕累,大家知道。李冬很流氓,却从来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说。在一群刚毕业的高中生中,说到李冬,都会说这个家伙作文写得还不错,可干活不太行。没有人会说他别的方面不好。看来李冬伪装得还不错。

也不全是伪装。与苦和累比起来,另一个让他恼火的事,还真是有点顾不上去多想了。因为那些农活确实繁重。农忙季节,可以每天披星戴月,挥汗如雨,连着一个多月不休息一天。回到房子里,骨头像散了架一样,这个时候,就算是女人光着身子站到面前,那个小魔鬼也会无精打采的。所以,李冬迫切想做的事,就是如何可以不用去干体力活了。

分析了一下,当干部的希望几乎没有。李冬不得不另作打算。别说,没有用多长时间,李冬就找到了想干的活儿。

这个活儿就是当一个拖拉机手。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老连长说,趁着农闲季节,多拉些肥料撒进地里,让明年的庄稼长得更好。白天人用马车用爬犁子往地里拉,到了晚上继续用拖拉机往地里拉。李冬和几个年轻人就被安排了跟着拖拉机装卸肥料。

李冬没有想到开拖拉机的驾驶员是个女的,还是一个上海支边青年。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澳门新莆京娱乐场「欢迎您」发布于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春风又绿

相关阅读